自娱舞蹈

《这就是街舞》总导演:和平、尊重与爱

点击量:78   时间:2020-06-18
《这就是街舞》第二季即将播出冠亚决赛。这一开播三小时就在豆瓣拿下9.7的高分的综艺节目开启了这个夏天无数青少年对街舞的关注与热爱。7月28日,《这就是街舞》总导演、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陆伟与街舞舞者叶正、叶音来到《LuTalk·青年中国说》第三期活动现场,与大家分享《这就是街舞》背后的故事。7月28日,《这就是街舞》总导演陆伟(左)与街舞舞者叶正(右)、叶音(中)来到《LuTalk·青年中国说》第三期活动现场。澎湃新闻记者 杨偲婷 摄传递“用实力说话”和团魂精神在做节目最初,陆伟采访了很多中国的舞者,“他们和我传递的共同逻辑是和平、尊重与爱,这是整个街舞圈认可的事情。”“把这个主题确定为节目核心后,很多问题迎刃而解。”陆伟说,节目组让所有舞者们感受到他们非常熟悉的文化氛围,会更容易自然流露出原本真实的性格,“对一个真人秀节目来说,如果有选手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进行表演,这个节目必然会失败。”那么,如何把“和平、尊重与爱”这个主题也传递给观众?如果直接在节目里喊出来,大家会觉得“很假很矫情”。“所以通过两个方面,一个是赛制,一个是情感。”陆伟称,在赛制方面,《这就是街舞》的核心有两个,一个是齐舞,一个是battle,“其实都是在对撞中产生的,所有舞者都熟悉这样的氛围。”在这样的“对撞”赛制中,今年这一季里有几大“名场面”。“一是冯正和高博争夺‘100进49’的时候,他们之间有非常真挚的对抗和表达。还有是小海,他给人感觉是一个独行侠,但他在24小时比赛的时候因为团队失败流下了眼泪。后来的battle环节小海知道自己不会输,他太拿手这个了,他真正难过是因为他输了,他团队里有两个年轻舞者面临淘汰。”这样的主题和当下的青年文化有什么关系?“我们做一个真人秀节目,才艺是吸引大家看的原因,但是节目传递的情感内容如果击中不了大家,节目也会失败。”陆伟说,在节目中他们想打动年轻观众两点,第一是“用实力说话”,第二是团队作战意识。“用实力说话这一点,我想年轻的观众特别能产生共鸣。街舞舞台不管你是什么资历,比较典型的就是冯正、阿K、三儿battle那场。而团队意识是因为现在绝大多数孩子来自独生子女家庭。我希望这个节目让所有观众看了以后觉得大伙为了一个目标而努力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我们希望把团魂传递给所有人。”为了决赛大秀在马路边跳舞叶音是这一季《这就是街舞》中的夺冠热门。他与叶正所在的Wiik Symphony是上海一支年轻的街舞团队。当时一群大学生因为街舞比赛结识,都喜欢locking,也都在大学社团里跳舞,彼此惺惺相惜,所以一起组成了Wiik Symphony。Wiik Symphony这个队名是队长叶正想的,Wiik等同于英文单词Weak,叶正很喜欢用Weak形容自己的状态。Symphony则是“交响乐”,来自五湖四海的成员们就像各种不同的乐器组合在一起。Wiik Symphony希望弱弱的发声可以成就优雅和谐的交响乐。今天Wiik Symphony成员里是从第一代就留下的舞者就是叶正和叶音。每个人接触到街舞的契机都不一样。叶音最早是因为看了迈克尔·杰克逊的MV,那时候他还不知道那是街舞,就觉得跳舞很帅。真正接触街舞是在初中毕业的暑假,叶音爱上了玩跳舞机,有朋友告诉他街舞里其实有hip-hop、popping、locking很多种,他才发现街舞原来这么庞大,这么有体系。叶音笑言:“父母看我这么喜欢玩跳舞机,觉得应该好好去学,所以就带我去找上海比较好的机构,一个个找,然后我开始正式学习街舞。”而毕业于华东理工大学工业设计专业的叶正之所以选择华理工,是因为华理工的街舞社非常厉害,“我想跳舞。”陆伟透露,为了叶音在总决赛那场秀,叶音他们团队就在马路边上一遍一遍地“扣动作”。“现场给每个组的彩排时间是一样的,三四十分钟左右,到点了必须要把场地给下一组彩排舞者。然后他们就在马路边上跳到第二天早上七点。我们规定第二天进场时间是十点,他们只睡了三个小时又回来了。”“所以但凡节目中呈现效果有任何问题,我们导演都会很内疚,因为他们为了舞蹈拼尽了所有。”叶正说,大家在一起跳舞,就是一种想要做成一件事的感觉。“我们有一个比较大的目标,就是把我们喜欢的舞蹈推给大家看。因为我们跳自己喜欢的东西,自己很开心,所以我们可以一直坚持下去。还有就是我们也想不断创新,挑战自己。比如说叶音这次的秀,和locking没有太大关系了,但是我们想做这样的表演,挑战高难度的东西。”叶音现场带来一段表演。澎湃新闻记者 杨偲婷 摄连努力都没有开始,那是碰不到瓶颈的在节目中谈及比赛“说话慢慢”的叶音一谈起舞蹈便话多了起来。目前叶音也教小朋友跳舞。他坦言自己没有像很多真正教少儿街舞的老师去研究怎么提升孩子的能力,但是喜欢上他课的孩子还是挺多的。“我每次带他们跳的时候,一个是让他们开心。因为我们喜欢跳舞是因为跳舞让我们开心。如果一直刻板地让孩子哭着跳,不是我想看到的。当然孩子也需要被推一推。现在很多小孩子跳得比大人还厉害,因为他们对音乐本身非常灵敏。他们是单纯的,最自然的,跳舞是他们不会想太多的表达。”对于学习舞蹈的时间,叶正表示成人也绝对来得及。“只是如果够幸运的话,遇到好的老师,3岁就开始吧”。现场有观众提问,学舞时遇到瓶颈怎么办?叶正认为“做别的事”是一个很好的方法,比如运动、旅游,“但我觉得有一点蛮重要的,就是量变才会发生质变。比如你转手转到酸,放下,然后过一会再练一下,再放下,这个过程是不会让你突破它的。所谓瓶颈就是用更大的力量去转。转得好酸,但我就是再转一会,然后就不酸了。是这个感觉。”“瓶颈有一个前提,就是你有花时间练习。你在努力的过程中才会碰到瓶颈。如果你连努力都没有开始,那你是碰不到瓶颈的。”叶音说。《LuTalk·青年中国说》由上海自贸区陆家嘴管理局、陆家嘴金融城发展局联合东方艺术中心共同策划组织,旨在为当代青年提供了一个分享青春故事、表达年轻主张的舞台,是“陆家嘴大讲堂”的核心品牌活动。 责任编辑:陈诗怀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自娱舞蹈
  • 原创黄磊老婆孙莉42岁穿"露胃装"跳女团舞身材好到爆,腰腿简直绝了

    《这就是街舞》总导演:和平、尊重与爱